首页 团购吊车拯救队索6万费用续:双方议定拯救费为1万3

吊车拯救队索6万费用续:双方议定拯救费为1万3

  ■车主自雇吊车只需7000元,交通拯救队要价4.5万元■车主自雇搬运工只需500元,拯救队要价4000元■车主30吨货从成都运到黄埔运费只12000元,拯救队转运货物仅3公里就收费8000元■以上收费均超出物价局规定,吊车费一项是规定的20倍01月13日上午11时,阿刚驾驶长途货车“粤BJ4015”进入广州,行至京珠高速花都段时遭遇车祸,13000元,这是货车车主、拯救队队长与物价局有关领导三方协商后,最终议定的“拯救费用”,车祸司机拒签天价拯救费清单在13日的车祸中,阿刚负了伤,在被送去医院救治前,他收到了“交通拯救队”开出的费用清单,开价之高让人瞠目结舌:“新城汽车运输公司”出动的两台吊车,每台收费22500元,“吊车费”共45000元;出动的4辆货车,每辆收费2000元,“转运费”共8000元;转运4车货物,每车搬运费1000元,共4000元,回顾前后11天的抗争,这位四川汉子直言,自己曾经很受伤———因不满拯救队漫天要价,他与货车车主曾两度求助交警,但警方均以“拯救队与己无关”推脱。

  在明显不合理的收费面前,阿刚不肯屈从,他拒绝在拯救队的费用清单上签字,却被交通拯救队负责人告知,尽快抢救交通是交警的命令,即使没有阿刚的签字,他们也要强行清理现场,三方协商:6万元拯救费降到1.3万元进展车祸后的第11天,货车车主、拯救队队长、广州市物价局有关领导坐到了一起,一轮以“真实市场行情”为收费依据的三方协商,最终议定了一个让货车车主与拯救队均认同的费用——13000元,这比11天前的报价少了近5万元,没有6万停车场拒绝交警放车凭证上周五,伤情好转的阿刚在货车车主的陪同下,到广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高速二大队,办理了货车放车凭证。

  走进办公室,他们碰到了拯救队队长周记良,连续3天“被报道”后,周队长主动提出协商,停车场工作人员表示,虽然阿刚有交警部门出具的放车凭证,但他还没有缴纳“交通拯救费”,“停车场要为交通拯救队把关”,因此不能放车,协商要求,车主当场联系几家吊车公司、搬运公司,以他们的“平均报价”为依据,划定交通拯救费的范围。

  阿刚与货车车主看完清单后,认为“收费过高”,双方最终没能协商成功,因车祸路段险情多,交通拯救作业风险高,车主同意再追加4000元,暗访交通拯救队昨日,记者以阿刚同伴的身份,到交通拯救队驻地暗访,拯救队队长周记良不在,队员邝远洲证明阿刚反映的情况属实,但他借口领导不在,不肯出示6万元的清单。

  昨日中午12时许,驾驶员阿刚从白云区钟落潭停车场提走了那辆车牌为“粤BJ4015”的重型货车,记者表示“费用太高,是否符合物价局规定”时,周回答说,阿刚驾驶的货车起吊难度大,物价局的规定太低,交通拯救队因此上调了费用,物价局:不照搬条例,切实改进工作表态前天,有业内人士指出,物价局关于“车辆拖吊收费”的规定存在监管盲点,“路外作业拖吊收费”只能靠车主与拯救队双方协商,物价局不干预,会纵容一些拯救单位漫天要价。

  周记良最后强调,若对收55000元不满,双方还可继续协商,交钱后,拯救队会归还车辆,物价局一位负责人表示,对于交通事故车辆拖吊如何收费,物价局2018年第113日文件有明确规定,但113日文件制定于8年前,的确存在一些不足,一家搬运公司的负责人也表示,他们搬运货物以吨计算,每吨报价约15元,即便算上户外工作的补贴,搬运费也不会超过1000元。

  “条例是为人民服务的,假如现行条例对车主一方有失公允,就不能照搬条例,把不合理的条款强加到车主身上”,这位负责人强调,“引导经营者与消费者协商,议定一个合理的收费”是物价局分内的工作,记者随后从有关部门了解到,关于交通事故车辆拖拽作业的收费,广州市物价局曾有明文规定:“15吨以上货车10公里以下的拖车费是650元,吊车费为1440元,考虑到起吊15吨以上货车难度大,吊车费可适当上调,但浮度不能超出50%”,交警为何指定无资质单位负责交通拯救?追问2018年01月13日,广州市交警支队高速二大队辖区内拖吊车业务被“广州市交通集团交通拯救有限公司”竞得(见南方日报昨日A11版)———按照广州市交警支队的规定,辖区内需要交通拯救服务时(不分违章车辆拖吊与一般交通事故车辆拖吊),高速二大队要通过“广州市交通集团交通拯救有限公司”提供的联系电话通知该公司提供拯救服务。

  昨日,作为受害人,阿刚已向广州市物价局反映了新城汽车运输公司乱收费情况,物价局表示已受理,这一说法也得到“新城”负责人周记良的证实,昨日,他向记者承认,他一再提到的“分包给他们拯救业务的大公司”并非“广州交通集团交通拯救有限公司”,通知指出,近年,部分地区的高速公路车辆救援主体不明确,救援服务与收费行为不规范,一些执法单位违规将高速公路车辆救援指定给社会救援机构实施并收取高额费用,加重了车主负担,社会反应强烈。

  回顾过去11天的抗争,他直言,自己曾很受伤———因不满拯救队漫天要价,他与车主两度求助交警,但警方均以“拯救队经营与己无关”推脱。

标签:拯救 阿刚 交通